埃森哲技术展望报告,“后现代数字化”时代即将来临
2019-02-19 18:55 埃森哲

埃森哲技术展望报告,“后现代数字化”时代即将来临

埃森哲认为,“DARQ”(数字分类账、AI、扩展现实、量子计算)将成为CIO必备的全新技术。

埃森哲最新发布的《埃森哲科技愿景年报》(Accenture Technology Vision annual report)宣称,我们正进入一个“后数字”(post-digital)时代,在某种程度上,这个时代与埃森哲2005年预测的数字时代的核心假设背道而驰。

而近来,该公司高管也在旧金山的一次媒体会上表示,既然所有企业本质上都是数字化的,那么,让企业能够在后数字化时代利用新趋势的主要因素,将与建立信任以及打造更好的技术堆栈同样重要。

埃森哲首席技术与创新官Paul Daugherty表示:“领导者必须认识到,信任和责任等人类价值观不仅是流行语,也是成功的关键因素。”

实际上,埃森哲在其最新报告中指出的五种新兴趋势,都要求企业将数字信任视为一个核心概念。

五个趋势

那么,在后数字时代确保成功的五大趋势是什么呢? 它们包括采用人工智能等深奥的新技术,以及个性化营销、工作场所自动化、安全强化和实时营销等——或者用埃森哲的术语来说:

DARQ(数字分类账、人工智能、扩展现实和量子计算)

自我了解(Get to Know Me)

人类+工人(Human + Worker)

自我安全(Secure US)

自我市场 (My Markets)

Daugherty表示,这些方法的早期采用者将在短期内获得一些好处,但长期的成功将取决于公司如何处理信任问题,这些问题在过去一年中给“大型科技公司”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些问题包括:对资料私隐的关注;大型科技公司对于公众舆论的影响;以及数字过载对健康的危害等。Daugherty表示,这种抵触情绪已经渗透到流行文化中,他提到了今年的超级碗(Super Bowl)系列广告中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猛烈抨击。

他继续说道:“六年前,公司关注的是如何利用数字技术来支持他们的业务,而不是(数字技术)如何改变员工、合作伙伴和客户的生活。”他补充说,在后数字时代,科技的影响将成为董事会的主要责任。

DARQ,信任第一位

埃森哲认为,在技术方面,为了让CIO及其公司取得成功,企业IT战略必须改变。在过去的十年中,随着企业采用虚拟基础设施和云计算,IT基础设施作为一种竞争优势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在后数字时代,CIO将不得不借助尖端技术来扩充商品技术,并进行定制。

“我们认为在接下来的三到五年内,公司将需要重拾他们的基础设施专业知识了,因为他们没有考虑早期阶段服务器的重要性,”埃森哲技术实验室战略技术愿景总经理Michael Biltz说道。

此外,成功的技术已经改变了。Biltz表示,四年前,每个人都在谈论SMAC(社交、移动、分析和云计算)。而现在,Biltz说道:“我们创造了DARQ(数字分类账、人工智能、扩展现实和量子计算)这个术语,因为我们想与SMAC进行比较。”

DARQ技术包括诸如神经形态芯片、生物计算以及边缘计算等尖端技术。“可以把量子看作是非晶体管计算形式的代表,而关键的是你需要掌握后数字时代的一套新技术。”

然而,当CIO了解并部署这些技术以获得竞争优势时,他们还必须考虑如何在IT服务中产生信任。数字账本技术(区块链)为企业提供了一种通过计算与各种合作伙伴建立可信关系的方法。Biltz表示,人工智能的大规模应用将要求企业设法在模型中增加透明度,否则可能会失去员工、客户和监管机构的信任。

后数字时代将技术伦理置于首位

Daugherty认为,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从自动驾驶汽车到虚拟现实等各种先进技术的惊人应用正在引发人们对技术究竟是好是坏的质疑。

如今人们对技术伦理的日益关注情形,与6年前埃森哲首次宣称“每一项业务都是一项数字业务”时的情况截然不同。当时,埃森哲很难让传统企业的董事会相信,数字技术正在推动全新的商业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成为了一个公认的公理,在2018年,企业在数字转型上花费了大约1.1万亿美元。

如今,后数字时代的一个关键方面是,领导者现在必须考虑技术对员工、用户和社区的影响,而不仅仅是对企业的影响。Daugherty说:“后数字时代是机遇与责任相遇的时代。”

随着企业使用包括移动和物联网在内的大量数字技术来提供愉快的“客户体验”“机遇与责任”的“魔咒”将变得越来越重要。Daugherty举了一个有关一家保险公司的例子。这家公司曾以很少与客户打交道为荣,但最近该公司也推出了一款名为Vitality Insurance的保险产品,利用从数百个接触点收集的客户数据,为健康生活保险服务提供折扣。

Daugherty认为,他预计在后数字时代,许多公司将拥有400到500个数字客户接触点。能够以负责任的方式收集和使用个人客户数据的组织将获得客户忠诚度奖励。“这不仅是一件好事,而且是一个必要的优势,”他说道。

按照Daugherty的说法,企业负责任的行为将不仅仅是要保护客户数据,还要尊重客户的注意力。他就对自己选择的一家航空公司表示了不满,因为该公司的登机亭采用了恼人的营销策略。他问道:“如果这是你对待高收入客户的方式,我对你对待他人的方式又有多大信心?”

数字信任层级

上世纪80年代,汽车公司被迫为生产更可靠的汽车制定更好的流程,否则就会倒闭。今天,随着汽车已经成为移动的计算机,收集、生成和越来越依赖于海量数据,汽车行业迫切需要建立更好的信息管理流程,Daugherty继续说道。

他说,对企业来说,建立数字信任并不容易。一种策略是将数字信任视为一种治理层次结构,类似于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结构。最基本的是安全性以及保护人们的数据不受破坏。第二层,人们能够透明地使用数据以及处理数据所需的算法。第三是公平性,公平性与解决技术中关于客户和员工决策的偏见有关。第四层是诚信,即遵循既定法律法规的。最顶层是整个组织对治理的所有方面进行问责制。

除了与消费者合作,后数字时代的企业还需要更好地与监管机构建立信任。部分问题在于技术发展太快,旧的监管模式跟不上。

Daugherty建议,一种方法可能是公司与监管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创造新的模式和方法。另一种方法是创建监管测试平台,以了解拟议的法规在实践中是如何工作的。他说:“这将成为常态。


George Lawton
文章评价
匿名用户
发布